墨子小说网

墨子小说网 > 都市 > 青铜器乱阅读 - Part1

青铜器乱在线阅读-第1部分


------------
作品正文卷
------------
引子
我叫秦明,是一位考古系的研究生,对秦国的兵马俑有深刻的了解和喜爱。我在几个月前跟我们的团队去西安博物馆考察兵马俑。
在此期间,却发生了兵马俑被盗事件,博物馆因此报了警。我对这件事情悄悄的进行调查,博物馆里的一些没有被展示出来的一堆先秦时期的出土竹简,引起了我的注意。
我对竹简进行研究,发现了竹简上的小篆文字里有关秦陵墓岤的记载。我和我的考察团队,根据竹简中写的荫阳无五行,推算出了墓岤的位置在骊山的半山腰,便来到骊山进行勘察。
我们在半山腰发现了个深山洞入口,我和探险队走入山洞去勘察,那洞内非常的潮湿,走入洞岤深处后,里面漆黑一片,什么的看不见,我们就燃起了准备好的火把。我们当时就这样一直走了往洞岤深处好走了好久,才看到了光亮,光亮处是一扇虎头门。虎头门上有许多的蜘蛛网,门扇上有些奇形怪状的琥珀。
我们打开陵门走入,其中一位队员不小心踩到了机关,十二个龙头发出了毒箭,还好大家反应及时没有受伤。我们后来又经历了火球和水银针的陷阱,才来到寝殿,大家都对这陵墓的宏伟壮观的建筑惊叹不已,这里的兵马俑非常的多,是博物馆的好几倍,这是将会是我们国家一笔非常丰富的文化遗产财富。
当时大家见着陵墓如此的雄伟,认为这墓陵是始皇陵。只有我注意到进入墓陵是,陵门的匾额上写篆文叔的“西帝陵”,所以这陵墓的主人是西帝,这西帝便是秦国的三十六位国君,秦昭襄王,名叫赢稷,其呣亲便是中国历史上的第一位太后宣太后。
我们在墓岤的墙壁上发现了许多的壁画和雕刻的小篆古文。那壁画中的人是一位女子,那女子容貌绝丽,是一位古典韵味的美人。长一张鹅蛋秀脸,天庭饱满,肌肤红润有光泽,鼻梁娇致,眉如翠竹,一双眼皮的大眼睛,盈盈不带泥瞳气。正如楚国诗人文中写的东家之子一样,增之一分则太长,减之一分则太白,着粉则太白,施朱则太赤。
一幅壁画中,她驾乘赤豹,在香草深处的山之婀中,一身白衣如雪,云发披散,头戴花冠,身披薜荔,腰束女箩。
还有一幅壁画中,她站在高堂殿之上,体态丰盈,Xing情娴静,穿着水草般的衣裙丽服,宛若张开翡翠Se的翅膀一般。流苏发髻中分垂腰,头上戴着华丽的珍珠发钗、红宝石玉簪、浴火金凤凰不金步摇,只是她一双炯炯的美眸,清澈明亮,似有无限的忧伤相思难言。
墙壁上的篆文,写着“蒹葭苍苍,白露为霜,所谓伊人,在水一方,溯洄从之,道阻且长,溯游从之,宛在水中央。”
只是这是西帝陵,为何会有这位女子壁画?这女子又是谁?我们本想深入研究,陵墓突然间坍塌了,我们团队及时发现的洞里有水流入,才随着水流有了出来,被冲下瀑布,活了下来,还有些队员,没有能及时逃出,牺牲在了陵墓中。
我们在回去后,继续进行调查研究,发现了那壁画上的女子,是楚国诗人宋玉,一篇名叫《高唐赋》的文章中所写的神女。而这神女,早在他的师父,我国的第一位浪漫主义诗人屈原的文学作品《山鬼》中就有描写,原来这山鬼与神女本是同一人,传说这神女名叫瑶姬,是大禹之女,死后被葬在了巫山,化为了天神。
那陵墓壁画上的女子,就是神女的原型,楚国的一位祭祀巫女,名叫白露伊。至于她的肖像为什么会出现在秦国的墓陵中,我们猜测,她可能是秦昭襄王的妃嫔。我们本还想再入陵墓中,继续调查研究?可好几次来到骊山的半山腰,却再也没有找到那个山洞的入口,没覺ing俳牍昴埂
------------
001刺杀
秦昭襄王二十年。
楚国公主和秦王在咸阳宫大婚,秦国的大臣们站咸阳宫大殿外的狮阶上恭候,迎接楚国公主。
秦王赢稷穿着玄黑胭脂红双Se衮冕吉服从殿内走出。
衣上绘龙、山、华虫、火、宗彝五章纹,裳上绣藻、粉米、黼、黻四章纹,共九章。头上的九旒冕冠晃动,只见面白胜雪,五官似雕刻般的俊美立体,他嘴角轻动微笑,眉宇英气逼人。
侍从在后跟随,微风吹动他的衣衫,透出一种威震天下的王者霸气,让人心生畏忌。
楚国公主从马车上来,莲步姗姗走上台阶,似踏着祥云,嫣红的鲛纱喜衣远远的蚗ing诘厣希浠曰偷牟蚀固校泄旌斓牡靥海徊讲降淖咦牛鹑袈迳癯鏊翘篮茫钊瞬豢芍笔印
赢稷走下台阶来迎接楚国公主。
公主凤冠上珠帘垂巧摇晃,薄纱盖头飘动,自银雾般的珠光间看去,赢稷看那女子口含唇丹,鹅蛋圆脸,淡扫蛾眉,俏丽非凡。见那公主容貌后,竟是自己所心仪的女子,赢稷太过于兴奋,不顾在场众人的目光,立刻把她紧紧的把在怀里,舍不的放开。
赢稷脸上露出幸福的笑容,不敢相信此刻的真实,“露伊自从你在魏国救了寡人之后,寡人便日日都在思念你,为你倾心。便派人到处找你都没有找到,没想到今日寡人要娶的楚国公主居然是你。从此刻起寡人会把你若视珍宝,珍之、爱之、护之,本以为我会错过你,可命运又把你带到我的身边,我便不会再放开,我一定会给你这世间女子都仰望的荣耀。”
赢稷依旧入迷的看着被她露伊抱在怀里,第一次见她为自己披嫁衣的样子,是如此的明艳动人,忘记一切。
旁边的戍身侍卫突然提醒赢稷时辰到了该带她进大殿,赢稷这才反应过来。
把露伊从怀里放开,伸出手来搀扶露伊走上台阶。
两人绯红的大衣缓缓的蚗ing诘厣希睬斓睦窭稚炱穑膛咴谒堑纳砗笕隹斓幕ò辍;ㄏ憬笤诳掌,挥发出迷人的香味。
赢稷一步步搀扶她走来,感觉她的手里却越来越冰凉,身体在发抖。
心里感到担心看着楚国公主,“露伊,你是不是身体不舒服?若是不舒服,我们便停止仪式,让医官给你看看。”
薄纱盖头下女子口涂朱丹,面容异常,一双清眸犹豫不决,紧紧的掐住的指甲缝。
赢稷高兴的戍在她的耳边,轻声细语,“露伊,难道你是因为要嫁给寡人,太过于紧张兴奋,身体才发抖的。你别着急,等进入大殿后,你便是寡人的妃子,寡人会好好待你。”
楚国公主依旧没有反应,再往前走来几步台阶后,楚国公主突然停住,放开赢稷的手。赢稷微笑的转过身,楚国公主突然快速从长袖里拿出一把匕首,在一瞬间C入赢稷的胸膛。
赢稷眼睛睁大的看着眼前刺杀自己的女子,充满了震惊,不该相信此刻发生的这一目。
露伊的手里沾满了鲜血,她害怕的放开匕首,一脸的惊慌,准备想要逃走。赢稷胸膛的鲜血流出,他强忍疼痛把露伊拉住,用手捂住伤口,搀扶她继续走向大殿。
大殿大门打开的一瞬间,赢稷放开露伊,终于撑不住,脸Se发白倒在地上,士兵们及时把他拉住,着急来宣医官诊治。
露伊无助的跪在地上,感到全是麻木,双眸犹如死灰般的盯着地板,没有任何表情。
殿内喜气洋洋溢,金龙盘旋红漆柱挂满红绫彩带,宝顶上悬着一颗巨大的明月珠,熠熠生光。烛台上的红烛摇拽。
赢稷强起身,拔出胸膛的匕首,宛如黑夜一只受伤的野兽,凶狠的眼深里满是深情的看着露伊,痛苦的咆哮,“你在魏国曾救国寡人一命,可现在为什么要杀了寡人,你可知寡人从未如此真心爱过一个人,你为何要这样对我,如此伤我的心。你当真如此恨我,想要杀了我吗?”
露伊抬头对视着赢稷,强忍住要流出的泪水,“我在之前魏国救秦王,是觉得你是一位圣明的君主。没有想到你会如此荫险狡诈之人,把我楚先王骗去武关,囚禁在建章台,以此要挟楚国,换取大量城池。我生为楚国人,你让我怎能不恨你。我既会刺杀你,就没有想要活下去,你杀了我便是。”
赢稷此时觉得自己的心若被锥般的售痛,他语气平和下来,“寡人从未想过要你的命。自问我这一生,天下间的女子从来没有寡人得不到的,你偏偏是个例外。你如此恨寡人,想要杀了寡人,寡人却还想把你留在身边,真不知到该拿你怎么办才会好?”
士兵们眼神凶狠的走过来,把露伊粗暴的拉走,关进牢房。
医官急忙赶来给赢稷诊治,寝殿里燃着明晃晃的烛光,赢稷起身脱下冕服,上半身L露出来,曲线完美的身材好得难以挑剔,因出汗水,白皙的肌肤被烛光照得发亮。
太医给赢稷胸前伤口上药,赢稷轻蹙似鹰般浓郁修长的眉,强忍疼痛,默不作声。
赢稷换上白Se的蜀锦寝衣后,侧身躺在床上休息,伤口的售痛,让他难以入眠,突然一缕月光照S进来,他起身看着窗外的皎洁的明月,想起曾经有个小女孩跟他说,如果夜晚你若是害怕,便抬头看天上的明月,这样就不会再害怕。
------------
002愧疚
露伊一袭凌乱的红衣,坐在牢里冰凉的地上,紧紧的抱着自己,把脸贴着双腿。
听到外面有人来的脚步声,拿出身上白瓶里蛇毒药丸服下。
侍卫把房打开,赢稷抖动黄白长袖便衫走进牢房,见她衣衫凌乱坐在地上,一双双眼皮的大眼睛有些通红,容颜憔悴,心里忽生怜爱之意。
露伊起身来,双眸清澈的看着赢稷,“王上是来杀我的吧。”
赢稷对视着她,“我已经查明了你的身份,你居然是屈夫子府上的那位熟读兵法的侍女,在秦军攻打楚国时,你居然用洪水淹了我十万士兵,保住楚国多座城池,真想不到你身一女子,却如此慧智无双,谋略过人,寡人还真的小瞧你了。你刺我一刀不深,可知,你不是不想杀死我。而是另有目的,寡人在猜想到底是什么?比起你刺寡人那一刀,更让寡人痛的是心,寡人觉得自己的心犹如被生剥般疼痛至极。”
露伊终于流出了愧疚的眼泪,一步步的走向赢稷,“对,我不是楚国公主,只是屈府的一位侍女。你夺取我楚国多座城池之后,我楚国国力衰微,朝政腐败,便派我假扮楚国公主和亲来刺杀你。既然没我能杀了你,愧对楚国的百姓和屈夫子的嘱托,即使你不杀我,我也不会活下去。”
赢稷不明白这话的意思,见露伊朝自己走来,突然嘴唇发紫的摔倒在地,才知道她服了毒药,要自杀。
赢稷心里突然感弟张害怕,怕她离开自己,离开人世。立即把她抱出牢房宣医官诊治。
睁开眼睛醒来,见自己身处一座宫殿中,只见寝殿内云顶檀木作梁,水晶玉璧为灯,珍珠为帘幕,范金为柱础。
而自己正躺在六尺宽的沉香木阔床上,枕着青玉抱香枕,床上铺着软纨蚕冰簟,叠着玉带叠罗衾。床边悬着鲛绡宝罗帐,帐上遍绣洒珠银线海棠花,风起绡动,如坠云绍海一般。
一位侍女见她醒来,高兴的跑出寝殿去告诉赢稷。
赢稷匆忙祬尴来,见露伊果然已经起身醒来,坐在床上。
赢稷走到床边,一把露伊拉入自己的怀里,“太好了小伊,你终于醒来。你服毒自杀,把寡人吓坏了,寡人昨天在这里守了你一夜,生怕你醒不过来,离开寡人。寡人不管你是因为什么目的嫁到我秦国,既然你已经嫁来我秦国,你便是寡人。没有寡人的允许,你便不能够死,不能够离开寡人。”
露伊被她拉在怀里,头靠在他的胸膛,不禁心束加速,犹如小鹿乱撞一般。
侍女把药端来,赢稷接过药碗那在手里。轻轻的吹汤药,喂在露伊的嘴巴。露伊愣愣的看着赢稷,不敢喝下药。
赢稷微微一笑,“寡人把药吹过了,已经不烫了。你蛇毒未清,寡人要亲自喂你喝药,看见你和喝下去才能安心。”
露伊这才把赢稷喂的药喝下去,赢稷见他愿意喝自己亲自喂的药,心里甚是高兴。
殿外雷声大作,下起来倾盆大雨,雨水像断了线的珍珠,滴滴答答的滑落。
大监走进殿内,“王上,现在天Se已晚,下起了大雨,王上是要留宿在青鸢殿不走了吗?”
赢稷放下药碗,“寡人知道了,即是这样,寡人今晚便在青鸢殿就寝吧。”
侍女们随着大监退下,只剩下露伊和赢稷。
露伊躺在床转过的身,背对着赢稷,假装睡觉。
赢稷脱下外衣,“你就打算这样一直装睡下去,不理寡人吧。”
露伊无奈的转身,正对着赢稷的视线。微弱的烛光下,赢稷见她脸上白皙的肌肤透着一抹羞红,如海棠花般的娇艳动人,美得难描难画。忍不住抚摸温柔祬蕨摸她的脸庞,轻柔的吸吮上她嘴唇,露伊犹如一只不听话的小猫一样反抗,想从他怀里挣脱。
赢稷感到嘴唇有血腥味的刺痛感,才放开露伊。
用手按了按唇上的痛楚,微微一笑,“怎么像一只小狗一样,如此不听话。”
露伊挣开她的怀抱,用手擦了擦嘴唇,心里感到害怕紧张,用周围的棉被盖着自己,直往后退。
可赢稷却微笑的向她靠近,逼得露伊后退到床边的梁柱上,不能再往后移。
赢稷对视这她,“之前敢跟寡人如此说话的魄力和勇气哪里去了,现在知道害怕了。”
露伊慌张的想要跑下床,却又被赢稷抓住,囚在怀里不放手。露伊欲挣脱他的怀抱。
赢稷的气息却吹拂在她的耳边,“别动,寡人身上有伤。既然你不愿意,寡人便不会强迫你,寡人会等到你袇奘情愿与寡人共寝的一天。到那时,你就会知道寡人用多么爱你。只是,寡人现在,真的好累了,你就让寡人抱着你睡觉,好不好?”
露伊因把他刺伤,心中有愧,便不在反抗,怕弄疼她的伤口,任她这么抱着自己睡着。
------------
003青鸢殿
青鸢殿。
耀眼的阳光照S进青鸢殿的寝殿内,露伊懒洋洋的睁开眼睛,从睡梦醒来。
露伊一袭雪纺长袖白纱,三千青丝未戴任何首饰发髻,披散在双肩,略显柔美。未施粉黛,肌肤依旧水嫩白皙有光泽。
露伊掀开被子,欲下床行走,却因在床上戴的诗久,双腿变得麻木,难以穿上床。
见走来一位男子,头束发冠,一张眉骨分明的鹅蛋俊脸,在阳光的照射下,俊美绝伦,让露伊看得有些痴迷。
赢稷一袭素白对襟长袍便服翩翩而来,把露伊抱回床上坐好。
目光温柔的看着露伊,“这身子还没有好,不在床上好好休息,怎么就下床了。”
露伊轻笑,“我只是中毒,又不是受伤,在床上待了好长一段时间了,早就没事了。反倒是在床上待久了,人都懒了,想下床走走。”
赢稷轻笑,拿起宝相花纹云锦鞋给她穿上,触碰到她雪白晶莹的小脚,如玉之润,如缎之柔,不仅心束加速。
露伊骤然脸颊羞红,低头不语。
赢稷察觉了空气中的暧昧,快速的把鞋给他穿好,侧身把她抱在怀里,静距离看着她,“你既然双腿麻木,难以行走,又想到外面去看看,那寡人之好抱着你去。
赢稷抱着露伊来到后花园,园内古柏参天,每一棵都长得十分茂盛。周围点缀着生机勃勃的翠竹和奇形怪状的石头,那些怪石堆叠在一起,突兀嶙峋。赢稷抱着她穿过花丛,见到不远处围栏下,摆放着花盆栽种的兰花,散发出幽香。墨绿的兰叶细长,花蕊沁如明珠、小巧玲珑,兰瓣有的似锋利的剑,有的宛若蝴蝶舒展轻翼,一眼眼望去,尽赏兰花芳华。
赢稷才把露伊放下了来,露伊便着急的走弟盆处去看兰花。
露伊触摸着花瓣,盈盈一笑,“王上,怎么知道我喜欢兰花。”
赢稷从后背抱露伊,“秋兰兮蘼芜,罗生兮堂下。绿叶兮素华,芳菲菲兮袭。屈夫子的兰花写得着实好。而这些兰花就像你一样,慧质天成,却又倔强孤傲,想让寡人去保护。”
露伊转过身,看着赢稷,“王上送兰花给我,我却不知道送给王上什么好?”
露伊三千发丝松散随风逸动,赢稷用手蒙住露伊的眼睛,高挑的身姿弯下腰,力道温柔的印上她的唇,与她的嘴缠绵吮嚼。这力道是如此的温柔,没有带一丝霸道强硬,使得露伊大脑一片空白,失去了抵抗力。
亲吻完后,赢稷目光柔和的看着露伊,“寡人想要的是你,你便把自己送给寡人,这一生一世都陪伴在寡人身边,永远不离开。请你相信寡人爱你之心,天地可鉴,绝不半点虚假。”
露伊白裙拽地,衣袖随云发迎风吹动,她用手捋了捋额前飘逸的头发,淡然一笑,“王上身为一国之君,各国有的是花容月貌的美人爱慕您,您要什么样的女子没有。而我只是楚国屈府的一位普通侍女,姿Se平庸。在魏国曾救过您一命,与您相识不过三月有余,王上对我不会是日久生情。而我还扮作楚国公主,在成亲之日刺伤了你,你不是应该恨我,想要杀了我吗?怎会倾心与我。”
赢稷深情的看着露伊的眼睛,把她的手抓住,放在自己的胸膛,“若是其她人刺杀寡人,寡人早就要了她的命了。可是对你,寡人就是如此倾心。在你刺杀寡人的那一日,寡人便派手下们封锁了寡人被刺伤的消息,舍不得杀你。”
露伊把手伸回来,语气沉稳,“王上怎会才见一位女子一眼,就会对她倾心,这让人难以相信。请王上以后莫要再说这样的话,王上已经下朝好一段时间了,是否该离开去处理政务了。露伊花也赏完了,有些累了,想回到殿内去休息,就不送王上了。”
说完露伊便自若的转身离开,不看赢稷一眼,赢稷却看着她远去的背影,失落的还站在原地。
------------
004君心
赢稷牵着露伊的手,走过一条条的长廊,城墙巷道,来到章华台。
露伊眼睛观察四周的形势,没覺ing谝庖慌缘挠ⅲ勘前颜禄ǖ乃闹苎厦艿陌咽刈牛挥型跎系拿睿静荒芄怀鋈耄胍茸呦韧跄讶绲翘臁
两人走入殿内,见一位容貌沧桑的男子身穿楚国国君的服饰,沮丧的靠在墙角,听见屋内许多男子的邪恶笑声,露伊觉得有不好的事情发生,连忙冲入房中,见几个士兵正在脱掉自己衣服,把一位女子围住,见赢稷走来,几个士兵连忙慌张的走开,穿上上自己的衣服,给赢稷行礼。
露伊满是震惊的看着那女子衣衫不整的坐在地上,发髻凌乱,双目无神,像是死人一般。立马冲过去把那女子抱住,把自己的衣衫脱下给她披上。
那女子害怕的靠在她的怀里,眼睛里满是惊恐,露伊突然眼神充满杀气的看着几位士兵,“你们这几个禽兽不如的东西,他可是我楚国先王的妃嫔田姬娘娘,你们居然敢对她做出禽兽不如之事,把我楚国的尊严至于何地?我要杀了你们。”
说完变突然拔出剑,朝几位士兵砍去,赢稷龙颜大怒的让门外的士兵走进来,把那几个士兵拖出去立刻斩首

为了让露伊冷静下来,赢稷紧紧的把露伊囚在怀里。
露伊丢掉剑转过身,甩动了衣袖,强睁开他的怀抱,用手捂着自己的胸口,眼睛满是怒气的看着赢稷,“大王把自己的亲舅舅囚禁在这里,田姬娘娘是他的嫔妃,在楚过待我如亲身女儿一般好,你纵容你秦国的士兵若此欺辱她,侮辱我楚国的尊严。这就是王上要达到的目的吗?如此的残暴不仁,为达目的不责手段,露伊真是看错王上了。”
说完露伊便生气的扶着惊吓过度的曙姬走出大殿门,心中愧疚田姬变成这样。
容貌沧桑的熊槐立刻从墙壁上起来,急忙的走出大殿,追上露伊和田姬。
露伊停下脚步给田姬整理着装,充满恨意的看着熊槐,“当初先王不听屈夫子的劝告,执意要亲赴武关来和秦国商量割地之事,却被秦军幽禁在这章华台,用来要挟换取我楚国的城池,现如今连自己的嫔妃都护不住,妄为我楚国的前任国君。”
熊槐心中自责愧疚,被露伊逼问得后退,“不谷对不起楚国,对不起屈原的信任,妄为一国之君,但大错已成,现如今被囚禁在这里,保住我楚国的城池,这是不谷现在唯一能做的事情。你现在既然已经嫁来楚国,我看得出赢稷对你一片痴心,你便带爱妃离开,让爱妃和你在一起吧。不谷是注定一辈子要囚禁在这里了。”
赢稷笑声威严的走出来,明亮的眼眸中透出强忍的愤怒,“舅舅何必如此呢?只要舅舅愿意把楚国富饶之地的几座城池给我,稷儿定会派人把舅舅好好送回楚国,颐养天年。”
熊槐整理自己的遗容,强撑起威严,语言沉重,“布谷一国之君,断不会做出有损楚国之事,若是想要我楚国的城池,必须要你秦国的城池来换。”
赢稷叉腰动了动衣衫,邪魅微笑,英气逼人中透出一种一国之君的威严,“即这样我看天Se也不早了,舅舅若此不愿归楚,便在这里好好休息吧。是稷儿管理不善,我秦国的士兵中出了居然如此败类,稷儿已经将他们斩首,稷儿在这里给您赔罪,保证今后这样的事绝不会在发生。”
说完便让士兵们把熊槐带入殿内关起来。
露伊跪下示弱祈求,“王上能否看在露伊曾救你一命的份上,放过田姬娘娘,让他回到楚国,她对您来说没有任何利用价值。”
赢稷弯下腰,把怀中的人爱惜的扶起来,微笑质问,“你求寡人放了她,是以什么身份,若你不是寡人的嫔妃,与寡人便没有任何关系,寡人凭什么要答应你的请求。”
露伊眼眸清澈的看着赢稷,把自己手死死的掐出的伤痕,“臣妾既然已经嫁到了秦国,便是王上的嫔妃,今夜露伊会在青鸢殿中等候王上。”
赢稷听到满意的答复,便高兴的离开。
------------
005利用
赢稷牵着露伊的手,走过一条条的长廊,城墙巷道,来到章华台。
露伊眼睛观察四周的形势,没覺ing谝庖慌缘挠ⅲ勘前颜禄ǖ乃闹苎厦艿陌咽刈牛挥型跎系拿睿静荒芄怀鋈耄胍茸呦韧跄讶绲翘臁
两人走入殿内,见一位容貌沧桑的男子身穿楚国国君的服饰,沮丧的靠在墙角,听见屋内许多男子的邪恶笑声,露伊觉得有不好的事情发生,连忙冲入房中,见几个士兵正在脱掉自己衣服,把一位女子围住,见赢稷走来,几个士兵连忙慌张的走开,穿上上自己的衣服,给赢稷行礼。
露伊满是震惊的看着那女子衣衫不整的坐在地上,发髻凌乱,双目无神,像是死人一般。立马冲过去把那女子抱住,把自己的衣衫脱下给她披上。
那女子害怕的靠在她的怀里,眼睛里满是惊恐,露伊突然眼神充满杀气的看着几位士兵,“你们这几个禽兽不如的东西,他可是我楚国先王的妃嫔田姬娘娘,你们居然敢对她做出禽兽不如之事,把我楚国的尊严至于何地?我要杀了你们。”
说完变突然拔出剑,朝几位士兵砍去,赢稷龙颜大怒的让门外的士兵走进来,把那几个士兵拖出去立刻斩首

为了让露伊冷静下来,赢稷紧紧的把露伊囚在怀里。
露伊丢掉剑转过身,甩动了衣袖,强睁开他的怀抱,用手捂着自己的胸口,眼睛满是怒气的看着赢稷,“大王把自己的亲舅舅囚禁在这里,田姬娘娘是他的嫔妃,在楚过待我如亲身女儿一般好,你纵容你秦国的士兵若此欺辱她,侮辱我楚国的尊严。这就是王上要达到的目的吗?如此的残暴不仁,为达目的不责手段,露伊真是看错王上了。”
说完露伊便生气的扶着惊吓过度的曙姬走出大殿门,心中愧疚田姬变成这样。
容貌沧桑的熊槐立刻从墙壁上起来,急忙的走出大殿,追上露伊和田姬。
露伊停下脚步给田姬整理着装,充满恨意的看着熊槐,“当初先王不听屈夫子的劝告,执意要亲赴武关来和秦国商量割地之事,却被秦军幽禁在这章华台,用来要挟换取我楚国的城池,现如今连自己的嫔妃都护不住,妄为我楚国的前任国君。”
熊槐心中自责愧疚,被露伊逼问得后退,“不谷对不起楚国,对不起屈原的信任,妄为一国之君,但大错已成,现如今被囚禁在这里,保住我楚国的城池,这是不谷现在唯一能做的事情。你现在既然已经嫁来楚国,我看得出赢稷对你一片痴心,你便带爱妃离开,让爱妃和你在一起吧。不谷是注定一辈子要囚禁在这里了。”
赢稷笑声威严的走出来,明亮的眼眸中透出强忍的愤怒,“舅舅何必如此呢?只要舅舅愿意把楚国富饶之地的几座城池给我,稷儿定会派人把舅舅好好送回楚国,颐养天年。”
熊槐整理自己的遗容,强撑起威严,语言沉重,“布谷一国之君,断不会做出有损楚国之事,若是想要我楚国的城池,必须要你秦国的城池来换。”
赢稷叉腰动了动衣衫,邪魅微笑,英气逼人中透出一种一国之君的威严,“即这样我看天Se也不早了,舅舅若此不愿归楚,便在这里好好休息吧。是稷儿管理不善,我秦国的士兵中出了居然如此败类,稷儿已经将他们斩首,稷儿在这里给您赔罪,保证今后这样的事绝不会在发生。”
说完便让士兵们把熊槐带入殿内关起来。
露伊跪下示弱祈求,“王上能否看在露伊曾救你一命的份上,放过田姬娘娘,让他回到楚国,她对您来说没有任何利用价值。”
赢稷弯下腰,把怀中的人爱惜的扶起来,微笑质问,“你求寡人放了她,是以什么身份,若你不是寡人的嫔妃,与寡人便没有任何关系,寡人凭什么要答应你的请求。”
露伊眼眸清澈的看着赢稷,把自己手死死的掐出的伤痕,“臣妾既然已经嫁到了秦国,便是王上的嫔妃,今夜露伊会在青鸢殿中等候王上。”
赢稷听到满意的答复,便高兴的离开。
------------
006侍寝
宫女们把热水倒入浴桶中,屋内冒着热腾腾的雾气。宛若仙境一般仙气缭绕,
露伊脱掉去衣衫,圆润修长的腿进入水中,缓缓的坐下,热水把露伊的身子沁湿。
露伊慢慢的把头探入水中,突然水话四溅,露伊宛若一朵芙蕖,探出水来,一张脸蛋秀丽绝伦。
云发湿漉的坐了起来,用湿巾擦拭宛若天鹅颈般纤丽的秀颈,伸展若莲藕般的白嫩的手臂。
侍女柳依拿着衣物走入房内,隐约看见露伊肌肤滑嫩背,便放下衣物离开。
露伊沐浴完后,起身穿上紧身的绛红长袖薄衣,现露出婀娜曼妙的身姿曲线。
露伊走出浴室来到寝殿内,寝殿内云顶檀木作梁,烛光摇曳,流苏为帘幕吹条,范金为柱础。六尺宽松檀香木床上,枕着软纨蚕冰簟,叠着玉带叠罗衾。
依依见她柳依旧素颜朝天向自己走来,肌肤更加白皙滑嫩,不免有些心生嫉妒。
露伊坐在梳妆台前,看着铜镜中的自己正出神,似在专注的思考着什么?
柳依拿起檀香木梳给她梳头,碰到她墨黑柔顺的秀发,高兴的微笑道:“夫人秀发如墨黑如瀑,发髻很高,将来一定会是有福气之人。王上今夜会来青鸢殿,柳依夫人定会好好打扮一番,让皇上念念不忘,常来青鸢殿。这次夫人,可千万别惹王上生气了。”
黑夜来临,天空变成了一幅黑Se的水墨画,越变越浓。
龙脑香在殿内兽形铜香炉中缭袅,露伊被香熏得有些晕厥,用手按了按自己的头。
柳依给露伊梳了梳头发后,转过身欲退下,却看见赢稷此刻在自己眼前。赢稷见她张开要说话,立刻拉住她的手,示意她静静退下,别张口说话。柳依知他的意思,便脚步轻盈瞧瞧的离开。
露伊手臂撑着脸,靠在梳妆台前,双眼紧闭,只有长长的睫毛轻微颤动,似毫没有察觉赢稷来到了自己身后。
直到她感觉有双手在触摸她轻柔的秀发,她突然睁开月牙形的双眼皮大眼睛,看见铜镜中的人站在自己身后,立刻惊慌的起身,眼睛害怕的看着赢稷躲开,就像一只小羊看见狼一般的惊恐,想要躲开她。
赢稷刚才走来她的身旁,只觉得她身上清香淡淡,甚是宜人。居然情不自禁的停下了脚步,伸出手去触摸那轻柔的秀发,闻那淡淡清香,这香味与他平时闻惯的其她女子身上的胭脂香、花粉香不同,只是沐浴过后的守有的清香,却让他迷恋沉醉。
赢稷靠近露伊,丝玫瑰般轻柔有血Se嘴角轻扬,对视着露伊,含情脉脉“寡人是老虎吗?你为何这般怕寡人。你嫁到我秦国来已有些时日了,我们却从未有过夫妻之实,那是因为寡人尊重你,不想强迫与你。现如今寡人已经来了,夫人今日可是自愿让寡人来的。”
露伊强逼自己镇定,不要害怕,对视着赢稷,露出甜美的笑容,“王上,什么时候来的,为何没有告诉臣妾。王上勤于政务,着实劳累,到了晚上才能休息。又匆匆赶来臣妾,定是渴了,先喝杯水吧。”
说完,便走到一旁的桌上,连忙倒一杯水,伸手递给走来赢稷。
赢稷把白瓷杯拿在手里,放在鼻尖轻轻一嗅,肤白胜雪的脸上,露出俊美的笑颜,“夫人这水怕是放了迷药吧,寡人要是了喝下去,怕会昏迷一天一夜后,才会醒来吧。夫人便乘机把你的曙姬娘娘放走,这样寡人就没有威胁你的把柄,是不是?”
说完赢稷把白瓷茶杯丢在地上,摔得粉碎。
“自从你嫁到楚国来之后,寡人便全心全意的带你,一次次的宽容你,你却一次次的变本加厉来背叛寡人,给寡人下迷药,如此上伤寡人的心,寡人这次绝不股息。”
说完赢稷霸气把露伊抱在怀里,向床上走去,重重的压上她红润的唇瓣,不似往常的温柔,带着霸道的强硬,让难以呼吸。露伊温柔的唇瓣,让赢稷觉得甜美至极,完全沦陷,失去了理智。露伊被他囚在怀里,只感觉全身无力,难以挣脱。
赢稷随着自己的本能吻渐渐蔓延的脖子,越来攒热。他慢慢伸手解掉她的衣带,把露伊的衣衫半退在腰间,更钳制住露伊的手臂,难以动弹,挣脱他的怀抱。
赢稷放开露伊薄薄的唇瓣,露伊不停的喘气咳嗽,脸Se顿时惨白,失去了平时白里通红的肤Se。
赢稷看到此景,顿时吓坏了,立刻停止自己的举动起身,心中愧疚的看着露伊,满是担心,“小伊,对不起!寡人不知道你身体不适。来人啊,快去传医官。”
医官急忙赶来给露伊把脉,说露伊脉相非常虚弱,需要用上好的补品调养身体,好好休息,身体自然就会好起来。并嘱咐赢稷她身子实在太虚弱,千万不能与她行房事。
医官看完病后,侍女们便带她离开。
寝殿内的烛光摇曳,赢稷守在露伊的床前,执起露伊的手,满是柔情的看着露伊,“小伊,对不起,对不起!今日的事是寡人的错。若的你告诉寡人你身体不适,寡人定不会这么做的,请你原谅寡人。”
露伊看着赢稷看着自己的眼神,心中顿时充满了自责,有些不敢面对他。因为她身体虚弱,是因为自己让从楚国来的医官给自己开了让脉相混乱、身体虚弱的药。
------------
007魏夫人
露伊第二天早上睁开眼醒来,见赢稷坐床前,才知道他昨晚守了自己一夜未眠,露伊不禁伸出手,触摸他浓密的眉,担心的问道:“王上昨夜在床前守了露伊一夜未眠,一会儿还要去上早朝,身体吃不休消的。王上为什么要对我如此之好。”
赢稷一把她抱在怀里,贴在她的肩上,柔情似水的道:“因为寡人爱你,只有对你越好,你才会舍不得离开寡人,永远留在寡人身边。小伊寡人从未如此爱一个人,你以后千万别再利用寡人,伤寡人的心,那样寡人真的会疯掉的。”
赢稷说完,便放开露伊,起身换好冕服去上早朝。
露伊靠在织锦禭ingа旖鹚坎媳簧峡纯醋攀椋膛现槟米判抡氖一ㄖψ呓钅诶矗α秤胺蛉耍缃褚丫搅舜禾欤γ乔囵暗詈笤豪锏氖一ǹ慕垦薅耍颈闱鬃哉钢每吹慕矗珻入花瓶中给夫人观赏,夫人闻着这桃花的香气,说不定会好祬撄快些。”
露伊微微一笑,放下手中的书简,看着那新枝桠上的室瓣,宛若轻翼的蝴蝶展开翅膀,甚是夭灼,心情着实开心了些。
自从她从楚国嫁来秦国之后,从楚国带来贴身侍女只有红笺,而另外两位贴身侍女,便是赢稷赐给她的柳依和南珠。柳依Xing格柔若,做事也算是牢靠,只是不怎么爱说话。而着南珠Xing格单纯活泼,倒是喜欢和她说话亲近,总能一些新鲜的东西来逗她开心。
露伊两人在房间内聊熟打趣,一位穿着玄黑Se宦官服饰的中年男子走了进来,说她是魏夫人的大监,听说从楚国来的白夫人,擅长读书写字,由于太后娘娘的生辰将近,想请她去一趟芷兰殿给太后娘娘写字贺寿。露伊知道是魏夫人邀请,便不好推辞,说自己整理好着装后,会亲自去芷兰殿。
露伊刚秦宫不久,一直待在青鸢殿内,还未曾见宫中其她的妃嫔。而这位魏夫人她却早就在楚国听说过,这位魏夫人名叫魏姬,是魏国公子魏无忌之女,传言她是天下第一美人,长得花容月貌,倾国倾城。魏国的几位贵族几位子弟为了得到她,还打在朝堂天上大了起来。而齐国国君听说了她的美貌后,更是派兵攻打魏国。而魏国势力逐渐衰弱,为了拉拢强大起来的秦国,魏国便把这位美人献给了当今的秦王。
现下王后,名叫叶阳,是楚先王熊槐的嫡公主。露伊在屈府做侍女时,偶尔跟屈夫子会去高堂台觐见,因为她是女子,便会让她在高堂台伺候叶阳,陪她一起玩耍,叶阳虽为公主,脾气却很温柔,不乱发脾气,把她像亲姐妹一样的对待,两人从小一起玩耍长大。
赢稷出访楚国时,叶阳对赢稷一见钟情,被先王和亲嫁来了秦国。从此之后,露伊便再也没有见过叶阳了。
如今叶阳身怀刘甲,这后宫中的大小事物,便都茭给了这位魏夫人处理,这位魏夫人是最得王上宠爱的嫔妃,在这咸阳宫中可算是只手遮天。
这几日赢稷每天都去青鸢殿,大家都对这位从楚国来的白夫人从未见过面的白夫人感道好奇,到底有什么本事?竟然让很少来到后宫的王上,天天往青鸢殿跑,如此的王上的宠爱。
------------
008鞭

猜您喜欢的小说

@墨子小说网 . http://www.mozi8.com/
墨子小说网,最热门的免费小说网站,无弹窗广告,每日更新,提供最新最火的言情小说,_高H辣文合集_高H文_合集_全本小说全文免费阅读
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,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,请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。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,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。
联系我们: admin@mozi8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