墨子小说网

墨子小说网 > 都市 > 青铜器乱阅读 - Part2

青铜器乱在线阅读-第2部分

08鞭打
芷兰殿。
魏骊正坐出梳妆台前画眉,只见她根葱般纤细的手指拿着眉笔在自己眉羽间画动,画出宛如远山含黛的秀眉。
铜镜中的她,一张下颚尖尖的脸蛋,梨涡浅笑,口涂朱丹的嘴唇微厚,似带着点娇憨。浓抹的脂粉,衬出她肤若凝脂。
露伊走进殿来,魏骊见她一袭长袖翡翠绿罗衣,青裙淡淡。长发垂肩,用一根蓝田玉簪轻挽。上好的丝绸料子随行动微动,觉她腰似杨柳婀娜,正是从小便学过舞蹈的女子才有的姿态。
魏姬放下眉笔,浅笑起身,身穿一件藕粉Se曲据长袍,腰束白Se的宽边腰带,外面套着一件半透明的丝制长衫,显出欣长高挑的身材。袖口和裙摆都有着莲花绣饰。
见此时给自己跪下双腿作揖行礼的女子,盈盈素腼,不仅一愣,表情由喜转怒。一双清澈水的丹凤小眼睛,直直盯着露伊。
“露伊,给魏夫人请安,愿夫人容颜永驻,长乐无极。”
露伊行完礼后,微笑的起身道。
魏姬梳椎髻粉Se流苏坠微微晃动,她口涂渥丹的嘴唇轻动,一张清丽脱俗的脸蛋,说不出的动人心魄,“居然是你,我怎么也没有想到,这几日王上如此宠爱的白良人居然是你,你居然是楚国的公主。你可还记得?你曾经在魏国男扮女装,用匕首挟持我,要挂花我脸蛋的事情吧。我可还记得清清楚楚,没有忘记。”
露伊从容淡定的看着她,语气温和,“当然记得,当时也是事出无奈,才不得已胁迫婕妤娘娘,绝无想要真的刮花娘娘您花容月貌的脸,露伊在这里给你赔罪了。”
露伊给她鞠躬行礼道。
魏姬微笑动了动衣袖,邪恶的笑容中透着愤怒,转过身严肃的看着露伊,“罢了,这件事情已经过了,如今伊妹妹和我一同嫁入这秦宫,我们便一家人,应当一起好好的服侍王上才是。我听说王上说,伊妹妹你,不但熟读兵法书籍,还写的一手的好字,妹妹如此才华,怕是许多男子们都自叹不如。十日之后便是呣后的生辰,不如就让白妹妹来写给呣后生辰三千字的贺寿词,如何?”
宫人们把红漆木书桌端上来,桌上放着笔墨和竹简。
露伊走去熟练的拿起毛笔,写字的姿态甚是好看。
魏姬喝着茶在一旁微笑观看,见她气定神若恭敬写字的样子,心中燃起了怒火,走去她旁边看着她写的字,“王上不是书你的字写的流畅有力吗?怎么我看你写得歪扭难看。我知道了,你是不把我这个婕妤娘娘放在眼里,是不是?以为随便瞎写,就可以把我糊弄过去。”
说完魏姬便把杯子的茶水泼在她脸上。露伊只觉得的脸上突然凉意袭来,让她打了个寒蝉,她强装镇定的对视着魏姬的眼眸。
魏姬见她透着不服气的眼神看着自己,心中更是怒火中烧,邪恶一笑,翻白眼的转过身,声音响亮,“如今王后怀有子嗣,王上便把后宫中的事务都茭给了我打理,让我暂代王后之职。而我让白夫人给太后娘娘写贺寿词,白夫人却偷懒懈怠,是仗着王上的宠爱,不把我这个婕妤和太后放在眼里。给我用鞭子狠狠的打,让她好好学学我秦宫里的规矩。看以后这秦宫的妃嫔,谁还敢想她一样恃宠而骄。”
鞭子啪啪一下的打在露伊的身上,露伊感觉全身火辣辣的售痛感都快麻木。但她就是强忍的不叫出声,被打疼在桌子上,她又强撑着坐起来,鞭子又重重的落在她身上。
魏姬坐在一旁继续饮着茶,看到那女子被打成这样,心中怒火被消了大半,心情骤然舒畅愉悦。
只见一形貌翌丽的男子勇猛的冲进大殿,把露伊抱在了怀里。
魏姬见是赢稷,立刻放下手中的茶杯,高兴的凝望着他,“王上,此时这么到臣妾的芷兰殿来了。”
赢姬神情严肃的抱着怀中的人转过身,怒气可怕的道:“寡人给你了掌管后宫的权利,你便在我后宫如此放肆,任意鞭打后宫的其她嫔妃。真是太让寡人失望了,自即日起,还是把后宫中事务归还给王后打理吧,你便给寡人禁足在芷兰殿内,哪里也不许去。寡人不希望今日这样的事,还会发生。”
魏姬看着赢稷把这那抱走女子远去的背影,表情痛苦,她从未见过王上如此关心一女子。她想告诉赢稷,这个女子曾经想要划伤她的脸,她才如此这么折磨她,这么恨她,而他去如此匆忙的抱着她走了,都不听她的解释。
------------
009背叛
赢稷抱着露伊回到青鸢殿,急忙把放上床,拿蚕丝被给她盖好。
青鸢殿中的宫人被王上霸气的阵势弄得慌张,急忙到殿内来照顾。
赢稷眼眸深沉的看着露伊,怒气中尽是对她的担心,“你既然嫁来了我秦国,便是寡人的嫔妃,寡人不允许任何人欺负你。若是有人敢欺负你,寡人绝不会放过她。”
一旁的大监急忙把上好的金创药递给赢稷,便示意殿内的其她的宫人们随他退下。
赢稷把药瓶放在一旁,伸手去解露伊的衣带。
露伊一惊,眼睛直直的看着赢稷,“王上,要干什么?”
赢稷微微一笑,那笑容犹若太阳般的淡若灿烂,“小伊,你可是寡人的妃子,寡人和自己的妃嫔有肌肤之亲,有什么不对吗?寡人只是想给你上药而已,你以为寡人要做什么?若是夫人想和有肌肤之亲,寡人自当求之不得。”
露伊犹豫的转过身,纠结不已,还是解开衣带,露出了宛若蝴蝶翼的捰背,赢稷伸手把白Se的药粉涂在她的背上,白嫩的肌肤触感,让他心束加速,差点控制不住自己,失去理智。
赢稷似被触电般的,把自己的手收回。露伊害羞的把衣服拉上去,重新穿好衣服,转身看着赢稷。
赢稷露出俊美的笑颜,用手扶着露伊的头,把她轻轻的放在金丝秀软玉枕上,又伸手去牵被子给她盖好。
语气温和的看着露伊,“寡人,还有政务要处理,你便在这儿好好休息。寡人一会儿,再来看你。”
说完赢稷便起身离开青鸢殿,露伊见他离去的背影,如此的好看,如此的挺拔有气势。
赢稷走后,不一会儿,露伊便睡着了,只是背上的伤,还有一些火辣的售痛感。
露伊在睡了几个时辰之后醒来,见南珠在旁伺候,用手揉了揉眼睛,问道:“南珠现在什么时辰了?”
南珠穿着碧绿Se曲裾深衣宫女服,站在珠帘处转身,微笑的道:“夫人,现在已经是下午戌时了。夫人也睡了好几个时辰了,应该饿了,要奴婢去传膳吗?”
南珠准备去传膳食,转身便看见赢稷穿着赤舄鞋而来,一身玄黑Se的右衽茭领锦袍,饰十二章纹在袖处边际。太阳光照射在他的身上,见他戴发冠,两侧有组缨下垂系于颌下,脑后辫发上挽,包入冠内。只觉得他肌肤白皙的脸庞,俊朗非凡,英气逼人,不仅心束加速。
赢稷走到他身旁,对他倾城一笑,南珠这才回过神来给他行礼。
露伊看着赢稷,盈盈一笑,“王上,不是有很多政务要处理吗?怎么有空来青鸢殿。”
赢稷高兴的看着露伊,“寡人是不放心你又出什么事情,要亲自守着你、看着你才安心,政务寡人可以在这里处理。”
露伊听到这话时,不明白他说这话是什么意思。看见大监便让宫人们把书桌和大臣们上奏的折子端了上来,他才知道原来赢稷是准备在这里处理政务。
赢稷在一旁坐下批阅奏折,时不时的看一床上的露伊。
露伊在床上装转反侧,犹豫不决。还是把枕边的并蒂莲金绣香囊拿了出来,他把自己的手上涂抹上一层厚厚的胭脂,起身靠在床的梁柱上,“王上,小伊有一样东西要给您。”
赢稷起身,微笑的向她走来。
诧异的看着她,“你有什么东西要给寡人?”
露伊微笑的把香囊系在他的腰间,态度温和。
赢稷痴迷的看着露伊给自己系香囊,心中欢喜不已。
露伊看着她腰间流苏垂挂的令牌,眼眸深沉,用手摸那令牌,令牌上的图案标志,被脂粉印了掌心。她印好后,松开手,微笑的看着赢稷。
赢稷红润的唇瓣抿动,啄上露伊的耳朵,让露伊不禁一愣。
赢稷的气息吹拂在她的耳边,让她觉得瘙痒难耐,“寡人听说,在楚国,有一个风俗,夫妻在成亲之后,妻子便会送亲自绣一个香囊给夫君,祈求婚姻新福美满。良人送寡人香囊,有有此意吗?”
露伊尴尬的低着头,不敢看着赢稷。
大监急忙进来殿来,说太后娘娘有急事找赢稷,让她赶快去甘泉殿。
赢稷听后,微笑的看了一眼露伊,高兴的离开了青鸢殿。
------------
010太后
甘泉宫。
甘泉宫地处皇城正中,外男不得入内。进入甘泉宫,正座面阔九间的宫殿,中间略高是正殿,左右为偏殿。皆是以琉璃金瓦为顶,配以大扇的菱花格窗。殿前方大块的空地铺的是丈余的熟青Se石砖,雕以瑞兽凤凰的图案,满眼望去尽显皇家气派,宫娥太监站在殿外看守。
太后坐在外殿的宝座和金丝楠木的芙蓉榻上,一身锦黑蟒暗花缂金丝双层广绫大袖衫,边缘尽绣凤凰图案,胸前以一颗赤金嵌红宝石领扣扣住,外罩一件品红双孔雀绣云金缨络霞帔,那开屏孔雀,好似要活过来一般,玄青缎彩绣成双花鸟纹腰封垂下云鹤销金描银十二幅裙袍,裙上绣出百子百福花样。
赢稷一身玄黑锦袍而来,跪下行礼道:“儿臣,拜见呣后。”
太后起身看着赢稷,神情严肃,“稷儿,快起来吧。这几日呣后身子不是很好,稷儿,便少来甘泉宫看呣后了。哀家听说,稷儿最近新纳了一位白良人,是我楚国的公主。哀家倒是很好奇,这位女子是怎样的倾国倾城的美人,让我的稷儿,如此神魂颠倒,天天去青鸢殿。”
太后一步步走下台阶,尽显皇家的庄严霸气,“稷儿,你可曾记得,你娶叶阳时,手臂上划的王字,三横一束,为之王。呣后告诉过你,身为君者唯有绝情绝爱,才能长出一颗王心来,成为天下霸主。史书上那些沉迷于儿女私情的君主,如周幽王、商纣王一流,最终都会亡国,稷儿你一定要切忌,不能做沉迷于儿女私情的昏君。”
赢稷对视着太后,声音浑浊,“稷儿知道自己身为我秦国的国君,定会把国君大事放在首位,不会沉沦于儿女私情。稷儿从小便立志,有成就周武王那样贤明君主的鸿图霸业,统一全国,让天下都成为我大秦帝国。请呣后放心,稷儿会时刻铭记在心。”
太后一步步走下台阶,眼睛慈爱的看着赢稷,“稷儿,你这些日子也为国事操劳,消瘦了不少。呣后这里准备好了饭菜,你便留下来配呣后一起用膳吧。”
赢稷用在甘泉宫用完膳后,天Se以晚,他离开甘泉宫在宫殿的巷道上走着,只见他高挑挺拔的背影,英气逼人,他抬头见半边的晚霞,天碧得发青,仿佛水晶冻子一样剔透,他被一颗颗冒出的星子吸引,他顺着星子亮的地方走去,不知不觉来到了青鸢殿。
她走进殿内,便闻到一股熟悉的清香,这股下香气混合沉香浓浓的气味。她走过去见床上的人睡得很沉,脸颊红扑扑的,宛如一朵春睡的海棠。赢稷一步步走向那人,温柔在那女子睡颜的额间一吻。
呣后的话在她的记忆深处回荡,“稷儿,要想成为王者,惟有灭情绝爱。”
赢稷在自己的内心深处,反复问自己这句话,“灭情绝爱”,在八年前的赵国,遇见沅芷的那一刻,便已经做不到了,她早就走入他的心里,走不出去,注定她以后会成为自己的弱点,自己的牵绊。在魏国又遇见的时候,他便告诉自己一定会倾尽权力,把她留在自己身边,绝不会在次放手。
------------
011逃亡
赢稷离开后,露伊急忙叫贴身侍女红笺进来,把手中的令牌图案,用笔画在了小纸条上,让她赶快出宫去,找一家叫铁匠铺,照着纸条的图案,重新做出来新的令牌来。
红笺离开后,露伊抱着自己的双头坐在床前。屈夫子的话在他的耳边回荡,“如今,我楚先王被秦国囚禁在章华台,楚国J臣当道,百姓们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。露伊你自小熟读兵书,聪明伶俐,你在魏国曾救过秦王赢稷一命,赢稷在派人在各国到处找你。老夫派你以楚国公主的身份去秦国的和亲,刺杀秦王,把先王从章华台救回来,你可愿意。只是此去凶险重重,你若是不愿意去,老夫不会逼你。”
露伊看着夫子为楚国百姓操心的面容,立刻跪在了地下,眼神坚定的看着夫子,“露伊虽为女留之辈,也是楚国之人,能够为楚国精忠,露伊义不容辞。露伊和弟弟年幼时,父呣便被秦国前任国君(秦惠文王)勾结我国大夫勒尚陷害而死,我和弟弟逃亡到燕国,幸蒙夫子搭救,把我们姐弟俩带回了楚国,让我们在屈府生活,夫子的恩情,露伊难以报答。露伊此去秦国凶多吉少,希望夫子能好好照顾我的弟弟白笙。”
这几日露伊都在床上养伤,赢稷一下朝之后,便到青鸢殿来守着她,直到晚上自己睡着之后才离开。
露伊觉得自己看不懂这个人,他对自己如此的好,视若珍宝一般,绝非虚情假意。自己又不是无心之人,怎会没有半分感动?只是她难以相信,怎会有人会爱上只是帮过一次自己,与自己只有过一面之缘的人,而且这个人还是虎狼之国的国君。
侍女红笺着急的走进内,把门窗关好,拿出制作好的秦王令牌,“良人,奴婢已经把做好的令牌拿来了,屈夫子派人来告诉奴婢,他和探子们已在关外准备就绪,等着良人把先王救出去,和他们汇合,一起离开秦国这个是非之地。
露伊仓促的换好宫女的衣服,不舍的看了看窗外的兰花,但愿这些兰花能够给他一些念想吧。
露伊一双淡褐Se的,均匀美丽、线条柔和的玉腿,最终还是走出了青鸢殿的大门。
几个侍位正在章华台外把守着,见两位宫女朝大殿走来,他们立刻伸出粗壮的手臂,把她们拦在门外,不让进来。
露伊红晃了晃红Se的衣袖,声音清脆宛如黄莺,“几位大哥,我们是王上跟前贴身伺候的宫女,王上派我们带楚先王去朝德殿一句。”
侍卫见他拿出的是王上通行的戍身令牌,便让她们近入殿内,把楚先王带走。
青鸢殿内此时非常的安静,宫人们都没有发现露伊此刻已经逃出了咸阳宫。
赢稷像往常一样,下朝后,高兴的来到青鸢殿,进入到殿内,发现露伊不在。连忙着急的询问宫中的宫人们,问白良人去了哪里?宫人们在青鸢殿宫中到处找露伊,都没有找到。赢稷为此大发雷霆,说好好的一个大活人,怎么会不见了,这么多的宫人连一个人都看不住。并下达命令让咸阳宫内所有的侍卫到各宫各殿到处找,若是找不出白良人,便要青鸢殿内所有的宫人都要受酷刑鞭打。
这时,看守章华台的几个侍卫来报,给赢稷说有两位拿着他的令派宫女把楚先王接走了,不知把楚先王带到哪里去。
青鸢殿的几位宫女这才慌张的说出,良人一直待在寝殿内,没有出去,但她的戍身侍女红笺,却在王上来的半个时辰之前走出了青鸢殿,到现在都没有回来,但她临走时,身边跟着一位奇怪的宫女,那宫女长得很像白良人。
赢稷压制自己的怒气,让自己冷静理智下来。回想之前发生露伊失踪之前的一些举动,给自己系香囊时,她好像碰过自己的令牌,可没有偷走自己的令牌,那她一定是仿制了自己的令牌,扮成宫女,把楚先王带走了,怕是此时已经逃出咸阳宫,去了咸阳城的关口。
赢稷Xing急如焚,立刻召集宫的几千侍卫,骑马赶去咸阳城关口。
他英姿飒爽的坐在马上,一张脸上的轮廓立体分明,那五官好似雕刻上去的一般,俊俏非凡。只是英眉紧蹙,明亮睿智的双眸中燃烧着怒火。
露伊啊,露伊,你知道什么叫,情不知情起,而一往情深吗?寡人如此真心待你,爱你入骨,你为何还要三番四次利用寡人,欺骗寡人,你可知这样会把寡人的心撕碎,你为何如此不在乎寡人的心。但即使你这样对寡人,寡人还是一如既往的爱你,寡人绝不会放手让你离开,绝对不能。
------------
012痛心
马车一路上颠簸晃动,终于走出了咸阳城。此处是荒郊野外,四处乱石横飞,杂草丛生,小路茭错。
车夫把马车停下,露伊带着楚先王和贴身侍女红笺从马车中走出来。
一位穿着深缃Se楚服的中年男子高兴的走来迎接,那男子容貌俊雅,是一位高洁淡雅的君子。
露伊穿她穿着鹅黄Se的宽大舒服的粗布衣裳,走过去对那男子微笑的招手,“夫子,露伊把先王救出来了。”
那男子甚是高兴的对露伊微笑赞许。
极速作响的马蹄声传来,赢稷勒出缰绳下马,让几千士兵把这里团团围住,不让任何一个人逃走。
他威严的向露伊一群人走来,诡异的微笑着,让人感到惊慌害怕,“屈夫子从楚国远到而来,这是要把寡人的嫔妃和舅舅带到哪儿去啊!寡人可是好不容易才请到舅舅到我秦国来做客的,夫子就想这么容易就把舅舅给带走吗?”
士兵们拔出箭把四周围住,赢稷一步步靠近露伊她们,“都说,屈夫子乃天下第一才俊,而今楚国衰败,已是我秦国的囊中之物。若是夫来我秦国理政,寡人定当相位以待。”
屈原信誓旦旦的回道:“我屈原生为楚人,死为楚国的魂,纵使死也不会做他国的官。虽然现在的楚国衰败,可楚国的人还在,他们便会奋起反抗,和秦人斗争到底。秦人只会攻城略池,但你们攻的下城池,攻得下人心吗?”
赢稷抖动衣袖,邪恶笑道:“屈夫子一生位楚国尽终,可曾得到过什么回报。你身旁效忠的这位国君,可曾信任过你?没有。他如此昏庸无能,不听你的忠言相告,还疏远你、贬迁你。”
赢稷眼睛死死的盯着露伊,恨不得把她活剥一样,发出强势的命令,“露伊你是寡人的嫔妃,必须随寡人随寡人回咸阳宫去,你若是不随寡回去寡人便立刻杀了你周围所有的人。”
露伊迟疑片刻,还上一步一步的走向了赢稷,在靠他那一刻,她有拿出发着亮光的匕首,架在他的修长的脖子上,眼神坚定的对视着赢稷的眼睛,一双双平眼的双眼皮大眼睛里透着无奈和不愿,“放他们走,否则我就杀了你。”
赢稷的眼神失落的看着露伊,心犹如被万剑穿心般的售痛,“你在成亲之日就给过寡人一刀,我若是不放他们走,你真的要杀了寡人吗!为什么他们对你来说,总是这么重要,你总是要这么伤害寡人,背叛寡人,寡人对你来说这么微不足道吗?”
泪水从露伊的眼眶流出,“我是楚国人,而王上是秦人,秦国屠杀我楚国百姓,我们注定是敌人,永远的不会在一起。”
露伊脸上的泪滴不断滑落,一支剑忽然穿过疾风,射向他的后背,露伊倒在了赢稷。
露伊气息微弱的噬在赢稷的怀里,气息微弱的拉着赢稷的手,“露伊刺杀王上,如今遭到不应,命不久矣。求求王上你,放了夫子跟先王跟归楚,好不好。”
赢稷见露伊脸Se惨白,气息微弱,一颗强硬的心软了下来,对露伊怎么也恨不起来,立刻着急抱着露伊回宫医治,并下达命令放楚先王和屈夫子回宫,把擅自做主放箭的侍兵就地正法。
------------
013王权
医官急忙赶到殿来给露伊诊治,把箭拔了出来,进行上药包扎。露伊在恍惚中慢慢醒来,气息微弱躺在床上,全是软弱无力,此时好似一只温柔可爱的小羊,没有任何杀伤力,轻而易举就可以被人摆布。
露伊强撑住后背的售痛起身,一脸气Se不佳的看着赢稷,“露伊如此对待王上,王上,为何还救要我。”
赢稷吩咐四周的宫人退下,侧头吻上露伊薄薄的朱唇,把手Cha着露伊的发丝,紧紧的扶着她的头,享受着这样的署美。
露伊拼命的挣脱他的唇瓣,又拿匕首藏在枕边的匕首抵在他的胸膛,赢稷强势的看着他,“怎么,你还想用匕首来刺杀我吗?杀啊,你要是不杀我,我还是会吻你。”
说完又吻上露伊的唇瓣,激烈的对她的唇瓣进行反复的蹂躏咀嚼。露伊觉得自己的手上的匕首刺不下去,不受自己控制,匕首“啪”的一声掉在地下,放弃了反抗
赢稷的热烈的吻蔓延到露伊的脖子上,露伊的眼泪滑落,声音微弱,“自到了秦国之后,我的身体就非常的虚弱,医官来诊治后说过不能与我有肌肤之亲,现在我又受了箭伤,手无缚鸡之力,你是秦国的大王,我只能任你摆布。你可可声声说爱我,可你此时去把当作你的猎物,随意糟蹋,不尊重我,这根本不是爱。”
赢稷无奈的停止自己的举动起身,恢复状态,给露伊把衣服穿好,“你知道吗?自寡人登基以来,你是第九个要刺杀寡人的人,其他刺杀寡人的八人,有的被当场伏杀,还有的被斩首,只要你还活到了现在。我虽秦国的国君,可我的身体了也流着楚国人的血液,去攻打楚国又谁能够体谅我的无奈,如今太下大乱,诸国割据混战,势力大不如前。而我秦国势力去越来越强大,寡人相信不久之后,我大秦定会统一全国,而寡人定成为这天下间,唯一的王。”
露伊下床,走近赢稷,“王上有没有想过,用武力取得的熟下必会失之与武力。要治理好国家,必须勤政爱民,孟子曾说过“君轻民贵”,王上杀伐果断,崇尚武力,如何治理得好国家?”
赢稷转身,对露伊表情严峻一笑,“屈夫子乃天下第一才俊,而小伊你虽为女子之身,论谋略胆识,绝不在他之下。你若是男子,定会有做出一大番作为,身居丞相位,闻达各诸侯过之间。”
露伊高冷一笑,清澈的眼眸看着赢稷,“王上,这是在夸我,还是在骂我,自古以来,都说女子无才便是德,露伊只是会识得些子的小女子罢了。这天下间的有才之士多的是。”
赢稷肆虐一笑的看着露伊,“你是小女子嘛?我看论谋过人,怕是寡人和这天下间的其他男子,都不如你吧。你既入了这咸阳宫,便注定这一辈子都不能离开,不管你爱不爱寡人,你都只能被囚禁在这里。对舅舅寡人看在你的面子上,已经放他归楚,算是尽了舅侄之情,但他身感恶疾,在归楚的途中已经离世。从此刻起,寡人会把你禁足在青鸳殿内,没有寡人的命令,你不许踏出青鸢殿半步。寡人绝对再让楚国的人与你接触,离开寡人。你若是敢私自再逃走,寡人便把青鸢殿内的所有人,全部都杀了。”
赢稷霸气的转身,伟岸祬捱大背影,像露伊宣示着他身为王者,不可侵犯的主权。
好看的txt电子书www.mozi8.Com

猜您喜欢的小说

@墨子小说网 . http://www.mozi8.com/
墨子小说网,最热门的免费小说网站,无弹窗广告,每日更新,提供最新最火的言情小说,_高H辣文合集_高H文_合集_全本小说全文免费阅读
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,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,请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。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,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。
联系我们: admin@mozi8.com